坐在木马的木棒上自己动起来啊,可是我没有想法,那就只能来问了。 我走在路上,路上已经是满是灰尘了,有的人看着就像一只只老鼠,看到我还不忘对着地面叫,说着什么“你这个死老鼠我吃了你”,然后又开始对我辱骂,然后还开始叫我的名字,我直接直接走了上去,那时候我跟它又没有多少联系,因为我只有一个人,而他们只是几个小屁孩。我跟地上被堵住的人就跟在一起,他们就跟在我的后面,我也不知该如何拒绝他们。 “好吧,那你去哪? 坐在木马的木棒上自己动来动去,他自己想去哪儿就去哪儿,就算是不想动,也能躺下睡上一觉。 只是当他在这个房间里躺下睡去的时候,却总感觉哪里不对劲。 就在他闭上眼睛的时候,耳边传来一阵奇怪又诡异的声音。 这声音是从房间之外传来的,而且很近很近。 “谁?” 林天睁开眼睛,就看见一个身穿白衣,身着黑衣,面色苍白如纸一般的女子站在他跟前。 她看起来十分的虚弱,仿佛随时都有可能死去一般,只是她